以太经典(ETC币)|EthereumClassic,新一代数字货币

Azuki怎么样忽然成为最畅销的NFT系列?

2022-02-16 13:14栏目:加密货币
TAG: NFT

译/Vivian

Azuki NFT。图片出处:FORBES

在过去的四周里,这部分像二次元动漫的“滑板运动员”角色的买卖额达到了3亿USD,甚至超越了“无聊猿猴游艇会所”(Bored Ape Yacht Club)。

1月12日,太平洋时间上午10点,四名生活在洛杉矶的30多岁男士发行了8,700份NFT。这部分被叫做“Azuki”的动漫风格角色价格为每一个3,400USD。它们在三分钟内售罄,赚得超越2,900万USD。几天后,又有价值200万USD的同系列NFT在一次非公开拍卖中售出。然后事情开始升温了。截至2月11日的四周内,Azuki在OpenSea等几个主要NFT市场的买卖额接近3亿USD。最贵的Azuki目前可以卖到50万USD;实惠的可以花3.6万USD买到。在过去一个月里,Azuki的总销售量轻松超越了更知名的代币,如“无聊猿猴游艇俱乐”和CryptoPunks,成为有史以来买卖量第八大的NFT商品。开发Azuki的初创公司Chiru Labs,每次转售Azuki NFT时都会收取5%的版税,这意味着除去刚开始发行时收成的3,100万USD的版税以外,该公司还额外获得了1,500万USD的版税。

Chiru的四位开创者没透露我们的身份的,这在重视隐私的数字货币世界中并不罕见(近期,两名从“无聊猿猴游艇俱乐”中赚了数百万USD的南佛罗里达男子的身份被披露,这引得不少人在Twitter上直言不讳地表示不满)。但Chiru的第五个重要角色相对来讲比较出名——至少在游戏行业是如此——他就是Arnold Tsang。直到两周前,这位39岁的定义艺术家还在为《守望先锋》(Overwatch)设计角色。《守望先锋》是动视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推出的一款很畅销的射击游戏,拥有6,000万注册玩家。现在,Arnold Tsang正式全职加入Chiru,并计划将他在空闲时间设计的Azuki品牌扩展到服饰和其他范围。

他说:“对Azuki来讲,大家的梦想是塑造一个庞大的IP,可以制作动画系列,甚至游戏和各种各样的产品。”Arnold Tsang还补充说,他选择公开我们的身份是“作为信赖的保证。这就是我,这就是我的作品。相信我,我不会赚了钱就跑到一个荒岛上去的。”

Arnold Tsang和四名Chiru Labs的开创者是最新一批在NFT淘金热中获利的人。在过去的一年里,这个已有五年历史的行业出现了爆炸式增长,仅在1月份,OpenSea就完成了价值50亿USD的NFT买卖。依据剖析公司Nansen的数据,构成CryptoPunk系列的10,000个NFT总价值约40亿USD,比美国高端连锁百货店Nordstrom或税务公司H&R Block的市值还高。但同时,这也是一个充斥着很多不真实买卖的烟雾弥漫的市场。路透社近期对一家较新的市场进行的调查发现,该市场上个月27笔最昂贵的NFT买卖总额超越10亿USD,但却都是在两个钱包之间进行的;买卖额最大的前100笔买卖仅发生在16个钱包之间。

依据Chainalysis的数据,每一个月都有超越1,000个NFT 系列上市,而为何有的系列成功了,而大部分系列失败了,这也是一个谜。Andrew Steinwold在芝加哥运营着一只1亿USD的NFT投资基金,旗下拥有一些Azuki数字艺术品。他觉得,Azuki NFT的水平“相对较高”。其他藏家则指出,Azuki网站的制作价值异常高,由于该网站的画廊有一套复杂的过滤功能,像OpenSea的过滤功能,你可以通过图像中出现的帽子、衣服或面部表情等标准缩小NFT搜索范围。除此之外,Chiru实验室还发布了开源软件,允许别的人以低得多的买卖成本“铸造”多个NFT,不然每笔的买卖成本可能高达300USD。

Arnold Tsang的理论是:Azuki捕捉到了“滑板运动员的反叛文化”,这与数字货币和NFT非常不错地结合在了一块。

另一个推进大家对Azuki兴趣上升的原因是:大家对动漫艺术被压抑的需要。在过去的几年里,Netflix不断增加其动画内容,在2020年底,该公司宣布,在前一年,有1亿家庭在Netflix上观看了动画节目。2021年8月,0N1 Force NFT系列以动漫风格推出。上市不到两周,它的平均价格就从1,500USD左右涨到了3万USD。(从那将来,大家对该项目的兴趣急剧降低,一些人指责其领导团队管理不善。)

甚至连创作者好像都有点困惑。Zzzagabond是Chiru开创者之一的一个搞笑网名。他怀疑,亚洲投资者正在推进一些最昂贵的Azuki NFT买卖。“我的直觉是,他们(用户)是亚洲人,首次看到真的能与他们产生共鸣的艺术,”出生在中国的Zzzagabond说。“我和亚洲的投资者聊过几次,他们告诉我,这是他们购买的第一个NFT。”

Zzzagabond是Azuki的负责人,他说自己之前曾在Google从事业务开发工作,之后在一家分散的金融平台工作了4年(他不愿透露是哪家)。另一位网名为Location Tba的创始成员说,他以前是Facebook的一名软件工程师,还有一个网名叫Hoshiboy的开创者称自己曾两次从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毕业。

为何他们对我们的身份这样保密?Zzzagabond说:“这个项目有一种神秘感、魔力和吸引力,与大家的身份和过去的经历无关。”但他补充说:“我觉得最后大家的身份将会被‘人肉’出来,”这指的是在网络上揭秘某人的名字。

为了打造一个可持续的业务,Chiru将尝试很多依靠Azuki品牌,在版税以外开辟新的收入出处。2月底,该公司将推出Azuki服饰系列,从红色夹克开始,并最后想要进军好莱坞。Zzzagabond想,或许电视节目会为Azuki的常识产权用权付费。他推断,在广受青睐的电视节目《蒙面歌王》中,以后其中一套服饰可能会是Azuki的设计。除此之外,他们还对元宇宙中的Azuki也有同样模糊的计划。毕竟,当你在几周内凭空创造了4,000万USD的时候,所有好像都是可能的。

文/Jeff Kauf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