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经典(ETC币)|EthereumClassic,新一代数字货币

为什么研究BTC成为显学?

2021-07-05 06:35栏目:动态
TAG:

BTC是什么?

当被问及近年什么事件重塑了金融业,银行家们会说是2008年9月15日雷曼兄弟的垮台,即那场金融危机最糟的时刻。而金融科技业者更可能提到六周将来发生的事。

2008年十月31日,一个自称“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但真实身份到今天仍是个谜的加密喜好者创建了他称之为BTC的项目:“一个完全是点对点的新电子现金系统,不涉及被信赖的第三方”。它描述了一个看上去强健的货币框架,这种货币无需任何政府的支持就能运作。其拥趸宣称金融马上进入数字货币的年代。在非常大程度上,需要一个被信赖的第三方一直是银行存在的本质缘由,因此这可能意味着将来大家将不再需要银行。

对于BTC的内在机制,大家的兴趣持续增长。用加密来组织一个复杂的互联网,这种技术突破使得BTC成为可能,让硅谷的领袖们为之着迷。他们中很多人相信中本聪的创意可以被部分复制于其他作用与功效。

BTC所基于的“区块链”技术是一种点对点货币运作系统。从本质上说,它是一个巨大的分类账,追踪记录哪个拥有多少BTC。这部分币本身不是实物,甚至更不是数字文档,而是区块链分类账上的条目。因此,拥有BTC只不过拥有区块链上的一条信息。

你可以说银行也是如此追踪每一个银行竞价推广账户中的金额。但,两者的相似之处到此为止。和银行集中且私有些分类账不同,区块链公开且广泛分布。其他人都可以下载一份拷贝。除去用户身份受聪明的加密保护外,这个系统完全透明。

除追踪现在哪个拥有BTC,区块链也记录了自BTC出现以来,每一个BTC被哪个拥有过。伴随一个新的买卖“区块”被添加到既有些货币单位链上,肯定单位的货币从一方转入另一方,这即是“区块链”这个名字的起源。新的区块每10分钟左右被添加到区块链上,令区块链的信息延长几百行(它现在的长度已经是圣经的8000多倍)。

新的区块中包含的买卖建议并不像在传统银行业中那样需要某个中央仲裁者批准。相反,一大量计算机致力于保持系统的运行。对于世界各地想要参与其中的巨云数据中心来讲,它们获得的回报足够高。被叫做“矿工”的这部分中心会验证买卖,办法是就最新版区块链应该是何模样达成协议。作为交换,它们被给予最新铸造的BTC。

按顺序把区块组成链条能预防其他人两次用同一个BTC,从而铲除去以前数字虚拟货币的祸根。这一系统不会遭到任何一方的篡改。不同于能被其所有者(或政府)更改的银行分类账,区块链的变更必然会同时更改在那一刻矿工们用的所有成千上万份拷贝。区块链的最后版本是被参与其中的大多数计算机认同的版本。而这部分计算机无一连接到任何中央化机构。并没BTC中央银行在支配它们。要压倒性地控制这一系统,将需要某个人控制约一万个“矿工”合共计算能力的51%。这并不是不可能,但可能性不大。

这种通过分布式合作达成协议的系统听起来非常复杂,但它使得某些有价值的东西可以从一个人转移到另一个人,而不需要中介来证实买卖。

研究BTC成为显学。亚马逊称,去年共有近两百本以加密电子货币为题的书出版,今年还有十几本上架。

任何一本关于BTC的书要做到值得一读,需要内容深刻:比如,研究加密电子货币在乎识形态和技术上的根源,或者它为资金的故事增加了什么,甚至是它可能导致何种经济和政治影响。

《华尔街日报》的两位记者,保罗·魏格纳(Paul Vigna)和迈克尔·凯西(Michael Casey)就非常认真。在新书《加密电子货币年代》(The Age of Cryptocurrency)中,他们没浪费笔墨讲解千年来的政治信仰,抑或探寻BTC神出鬼没的创造者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尽管他们觉得加密电子货币类似宗教般的“创世神话”的确是围绕这一主题打造社区的一个要紧原因。新书的开篇并没让人窒息的描述,BTC会改变所有云云,而是简述了关于货币本质的古老争论。倡导只用金属货币的人将货币视为产品,有其本身的内在价值,因而政府应当尽量不干涉。相反,倡导只用纸质货币的人将货币视作信用关系的一个复杂系统,使得价值在社会中流通。对这部分人来讲,货币只是一种象征,货币系统围绕它而设。政府在管理这一系统进而管理经济方面需要发挥肯定用途。

这种哲学意义上的划分在关于BTC的争论中也有体现。自由主义者将其视为需要“挖掘”才能获得的稀缺产品(要创造BTC并维护区块链,矿工们要解答数学谜题,意味着BTC要消耗能量才能产生)。但对愈加多的极客和风险资金投入家来讲,BTC与其说是货币,不如说是一种技术,大家可以用它实惠且安全地转账和转移其他资产。

魏格纳和凯西预测BTC的主要使命其实是一种颠覆性的支付系统。在加密电子货币之前,社会不能不依赖银行和其他集中的机构来维持付款跟踪,保障金融系统。这个守门员的地方让这部分机构获得了很多经济租金。区块链技术接管了记录分类账的工作,砍掉了中间人。“加密电子货币的核心并非数字虚拟货币市场的兴衰,”作者写道,而是“将大家从集中信贷的专制统治下解放出来”。

该书在讨论BTC的潜在影响时最为生动。在支付服务成熟的富裕国家可能不是非要用到这种货币,但它可以帮贫穷世界里没银行竞价推广账户的25亿人连接到合法金融系统(该书开篇的小故事就讲述了一名阿富汗妇女为一家美国网站写文章,领到BTC作稿费)。并且,由于无人控制区块链,它已经成为愈加多创业企业的基础(术语叫“平台”)。这项技术还可能削弱了“信托业”中其他集中管理的机构,如股票市场,甚至推进了推荐经济的进步(有人预计将来出租车不只无人驾驶,而且是自己拥有,意思是它们事实上归区块链所有)。

明智的是,魏格纳和凯西预计这不会在一夜之间就发生,而技术更不是灵丹妙药。他们写道,伴随各机构和公司使用BTC和其他加密电子货币来满足需要,如此的货币仍然会成长,但这种成长不是和线下世界并行的,而是倚赖于它。BTC非常可能会引发一场革命,但它会缓慢发生。


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同意其看法或证实其描述。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